被诉商标侵权获胜后,“茶颜悦色”反诉“茶颜观色”不当竞争,这是要死磕到底的节奏

发表时间:2021-01-11 14:16

打卡“茶颜悦色”应该是小年轻们去长沙旅游的标配。近日,“茶颜悦色”反诉“茶颜观色”一事闹上热搜。2020年4月“茶颜观色”起诉“茶颜悦色”侵犯商标权,却被法院无情驳回。2021年1月4日,“茶颜悦色”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了“茶颜观色”,誓要与“茶颜观色”死磕到底……



茶颜观色更早注册商标,怎的还是被驳回?

      “茶颜悦色”在开办第一家奶茶店的时间是2013年,而“茶颜观色”奶茶店开办的时间是2019年,先后相差6年,仅从这一点上来看,“茶颜观色”免不了有误导消费者的嫌疑。

    不过,据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茶颜悦色”商标最早于2013年10月8日在35(广告销售)、43(餐饮住宿)、30类(方便食品)商品和服务上注册。 而“茶颜观色”商标于2008年3月14日获得注册,该商标有效期限为2008年3月14日至2028年3月13日。

      “茶颜观色”的商标注册的竟然更早,那时候 “茶颜悦色”奶茶店还未开办。



      从时间上看,“茶颜观色”的注册时间确实是早于“茶颜悦色”,按照商标申请在先原则,“茶颜观色”维权没毛病,可怎么还是被驳回了呢?我们来看看法院的驳回裁定是怎么写的。

      长沙市岳麓区法院于2020年4月8日作出判决,认定“茶颜悦色”不构成商标侵权。理由主要有:一,注册商标“茶颜悦色”核定使用的范围与“茶颜观色”商标核定使用的范围不同,前者门店不为消费者提供加料续杯等茶馆性质服务,其商标主要是识别商品来源,而非标识服务来源,未超出其核定使用范围。二,从商标本身的近似程度来看,“茶颜悦色”与“茶颜观色”虽仅一字之差,但图片、图片与图片在字形、含义及构图组合后的整体结构上均存在较大差异。三,“茶颜悦色”于2013年12月开始使用,经不断推广宣传,消费市场日益扩大,品牌知名度日益提高,已经成为长沙、湖南乃至全国颇有名气的“网红”奶茶。而“茶颜观色”于2017年开始推广,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明显较弱。四,“茶颜悦色”虽由“茶颜”和“悦色”两部分组成,但起识别作用的既非“茶颜”,也非“悦色”,而是“茶颜悦色”这一整体。

      同时,岳麓区法院认为,“茶颜观色”虽注册在先,后转让给了洛旗公司,但该商标首次转让之前,无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商标的实际使用情况,消费者知晓度不高,市场知名度亦不高。也就是说,在“茶颜观色”并不知名的现实背景下,难以证明“茶颜悦色”存在侵权的主观目的,如果绝对地以在先商标注册人的利益作为唯一的衡量因素,简单认定被告使用“茶颜悦色”商标标识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将会给连续、诚信使用特有名称和商标的经营者的正当权益及其积累的商誉造成不当损害,也有违市场公平原则。


“茶颜观色”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2021年1月4日,茶颜悦色起诉茶颜观色不正当竞争案,在长沙市天心区法院开庭。

      原告茶颜悦色认为,自己是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奶茶店,非常火爆,新开店最长排队时间长达18小时,受到全国知名媒体甚至国际媒体报道,足以认定原告方具有极高影响力。而被告方使用与原告店铺相似的装饰装潢,属于混淆,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告在长沙开设的茶颜观色奶茶店,是在原告的知名度已经很高后开设的。被告在后使用商标,应负有避让义务,但被告完全未履行。



      茶颜观色答辩认为,自己并没有使用与原告近似的装潢装饰。即使与原告存在相似元素装潢装饰,也是使用自己的注册商标,而茶馆装饰仕女图亦是有权利基础。被告本身也投入大量广告宣传,茶颜观色本身具有区分原告的特点。而各个平台打着茶颜观色旗号的加盟招商信息,并非被告所发布。被告在原告2013年开设第一家店之前,已有商业使用,只是仅开设少量门店,没有在互联网上留下痕迹,并不代表没有使用。

      此外,被告还认为,“商品装潢和服务装潢是两个概念,在此前商标权纠纷的案件中,原告认为自己提供的是商品,不是服务,所以不构成对被告43类商标权侵犯,在本案中,却又认为自己提供的是服务,认为被告假冒了原告服务装潢,这是完全矛盾的。不能原告什么好处都占了。”

      该案尚未判决,小编对判决结果不便过多揣测,不过在与本案类似的海宁光明眼镜店与浙江光明眼镜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中,法院表达了这样的裁判观点:虽然原告“新光明”商标注册在先,但被告在注册企业字号(名称)时“新光明”商标尚不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并无证明显示被告具有主观攀附故意。因此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不正当竞争之诉与商标侵权之诉有何区别?

      认定商标侵权,主要涉及商标比对和可能造成消费者的混淆等问题。所谓不正当竞争是指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违背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或违背公认的商业道德,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不正当竞争行为包括了混淆行为,从这一层面上看,似乎不正当竞争的范围比商标侵权更大。

      但两者本质上是不同的,不正当竞争受《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制,涉及商标的事由则受《商标法》限制。商标侵权行为和商标不正当竞争行为属于两个不同法域的概念,两者之间既有交叉又有排斥。《商标法》作为一部专门法,是对商标权保护的主要法律依据。但即使《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七款用兜底条款强化了商标权保护力度,而其在实际应用上仍存在缺陷。故《反不正当竞争法》实现了规范和保护商标权使用的补充作用。厘清商标侵权与不正当竞争的司法认定,有利于更好地维护商标权人的合法权益。

      对于既构成商标侵权又构成不正当竞争的侵权行为,在确定侵权赔偿额上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由于《反不正当竞争法》中未规定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法定赔偿额,因而只能适用《商标法》中法定赔偿额的标准。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法院应当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酌情确定反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赔偿额,被告应同时承担《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赔偿经济损失的民事责任。

      澜亭律师认为,商标侵权和反不正当竞争侵权在法律上还是二个独立的法律关系,原告在起诉时对被告分别存在独立的损害请求权,可分别向被告提出赔偿。知识产权侵权赔偿主要是填平原则,在能够计算原告损失或者被告获利时,由于损失或者获利是多个不同侵权行为共同造成的结果,所以法院在判决时一般不区分案件中的侵权行为,但是当以上二者无法确定而需要法院根据案件实际情况酌情赔偿时,法院便会考虑侵权行为的差异性,否则,就有可能造成赔偿与侵权损害不一致的不公平现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