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靠人能否突破合同相对性直接向工程发包人请求工程价款?

发表时间:2020-10-21 10:10

前 言

      由于建设工程行业对施工单位的资质要求较高及其行业本身的特点,在实际工程中劳务分包、转包、挂靠等行为时有发生。

      法律明确规定实际施工人可以以其自己的名义主张工程价款,但法律对实际施工人的定义和界限却仍比较模糊,那么挂靠人能否突破合同相对性直接向工程发包人请求工程价款呢?

案 例

      A医院与B公司签订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书》,合同约定了工程的基本概况,并约定了杨某为项目经理。

      合同签订后,案涉工程由陈某以B公司的名义进行实际施工。B公司派项目经理杨某进行现场管理,A医院支付的工程款均汇入合同约定的B公司的账户,再由B公司支付给陈某。工程完工后验收合格,并已交付使用。但A医院一直未予付款,故陈某向法院起诉要求支付工程款及违约金。

      一审法院认为,合同相对性是合同法的基本原则,基于合同产生的权利义务只能在合同当事人之间产生拘束力。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书》的签订主体是A医院和B公司,陈某没有参与合同的签订,其仅系挂靠B公司进行案涉工程施工的实际施工人,其依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直接起诉发包人违背合同相对性原则。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出于对农民工利益的保护,有限的突破合同相对性,也仅规定在转包和违反分包情形下允许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该条未规定包括挂靠情形,故陈某起诉发包人没有法律依据。另查,施工过程中项目管理人员系B公司的工作人员,施工均以B公司名义进行,工程进度款亦是支付至B公司账户,发包人对陈某挂靠施工行为应为不知情。

      因此,A医院与陈某之间亦未形成事实上的建设工程施工法律关系。故陈某起诉A医院也没有事实依据。


案 例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中,陈某主张其是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请求A医院支付案涉工程的欠付工程款。

      根据陈某提供的A医院与B公司签《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其本人与B公司签《省外阜阳第四分公司承包经营协议》、工程款支付报审表、工程签证单、监理例会会议纪要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等相关证据,能够证明其与案涉工程具有一定的直接利害关系,故其可以作为适格的被告。

      陈某与B公司之间形成挂靠关系,但不能仅以存在挂靠关系而简单否定挂靠人享有的工程价款请求权。

      一审法院应当在受理案件后,就各方当事人之间形成何种法律关系、陈某在本案中的法律地位究竟为何、对案涉工程款是否享有实体权利、其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等焦点问题进行实体审理后作出判断得出结论。

      一审法院系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律师分析

      一审法院以简单的合同相对性为由即驳回了陈某的起诉,二审法院予以了纠正。挂靠人能否直接向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需满足以下条件:

      一、建设工程确已完工且质量验收合格

      建设工程的质量涉及到公共安全,虽然农民工属于弱势群体其付出的劳动应得到相应的回报,但该回报需以建设工程质量合格为前提。

      退一步讲,即使双方之间存在合同关系,且在该合同系真实有效的基础下,其也需要按合同约定履行了提供合格的建设工程的义务方能请求合同相对方支付工程价款。

       二、合同相对人对挂靠人的挂考行为需明知

      1、若无资质的企业或个人挂靠有资质的建筑企业承揽工程时,合同相对人不知晓挂靠事实,有理由相信承包人就是被挂靠人,则应优先保护善意相对人,双方所签订协议直接约束善意相对人和被挂靠人,此时挂靠人和被挂靠人之间可能形成违法转包关系,根据实际施工人可就案涉工程价款请求承包人和发包人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2、若相对人在签订协议时知道挂靠事实,即相对人与挂靠人、被挂靠人通谋作出虚假意思表示,则挂靠人和发包人之间可能直接形成事实上的合同权利义务关系,挂靠人可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



分享到:
在线客服
 
 
——————
热线电话
0571-86836836
173-6455-3652
website 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