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第一股”:罗振宇的“得到”能否得到10个亿?

发表时间:2020-10-10 10:40

9月25日晚间,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维造物”)发布招股说明书,宣布思维造物即将在创业板上市,一旦成功过会,思维造物将成为A股“终身教育第一股”,罗振宇身家也将有望超过三十亿,知识付费的春天就要到来了吗?


思维造物:一个终身教育的故事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

      这是罗振宇每天在罗辑思维60秒语音里的开场白。   

      每天早上6点,“罗辑思维”都会围绕着一个问题,讲述一段自己的的启发或灵感,限定在一条60秒的语音之内,被听众戏称为“马桶伴侣”。

      据罗振宇自己透露,为了准确掐到60秒不多不少,许多时候要念二三十遍为止,一年365天无间歇,其勤奋程度也可见一斑

      不过,随着罗振宇越来越火,个人IP的效应通过自媒体大放异彩,在网上汇聚了一众粉丝,当罗辑思维首次尝试付费会员制时,一天营收近300万,这无疑让罗振宇看到了知识付费的风口。

      随着影响力越来越大,不断的投资人奔着罗振宇而去。

      但罗振宇只占有罗辑思维17.65%左右的股权比例,而另外一个合伙人申音却占有82.35%的股权比例,个人付出与利益回报日渐失衡,这让罗振宇不乐意了,后来两人之间散伙,也就成了必然。

      在申音与罗振宇散伙后,脱不花加入罗辑思维出任CEO,联手负责产品与技术的快刀青衣,注册了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三人成为了思维造物的联合创始人。

      思维造物,由此诞生。


        然而,思维造物,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呢?

      在思维造物的招股说明书可以看到,思维造物把自身的业务发展置放于“未来社会进步”与“人的再发展”的大问题当中,从而聚焦于人的持续发展问题。

       用罗振宇自己那句有名的话来说,倡导年轻人要采取“U盘化生存”策略,即: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

        这无疑是人力资本时代的最佳宣言。  

       这一价值观和文化也一直伴随着罗振宇和他的一众拥趸

      毕竟,既然已经进入人才资本时代,中国要保持全球竞争力,就要把庞大的“人口红利”发展为“人才红利”,这既是个人的生存发展问题,也是社会持续进步的重要命题。

      对此,终身教育,是思维造物认为的解决方案。

      比如,他们表示:

      一个人在完成16年的学制教育结束后,如何面对至少50年的社会化挑战?

      在完成工作中,如何面对知识多元化、前沿化的挑战?

      在人生发展过程中,又如何面对转换身份的挑战,比如,怎样做好一名合格的家长?

      怎么胜任领导者的岗位?

      怎么成为理性的投资者?

     这些问题,学校并不教授,但社会却对人有这些要求,每个人都需要面对。

     因此,人的发展问题的种种需求,思维造物认为这是一片广袤的、有待拓荒的市场领域

      据此,作为一家从事“终身教育”服务的企业,思维造物在线上,通过“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得到”App等平台,在线下,通过“得到大学”、“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等形式,为终身学习者提供通识教育及技能培训服务。

      主要产品包括:在线课程、听书、电子书、实体图书、线下课程及其他周边产品。

       就商业发展而言,思维造物确实在快速的成长和成熟。

       当前,就得到App而言,截至2020年3月31日,“得到”App的MAU(月活跃用户人数)超过350万,累计注册用户2135万,累计激活用户数超过4000万。

       思维造物本次冲击创业板的IPO,也是基于其从2014年以来,6年间的良好的发展势头,公司产品的每年的研发投入占可用资金的20%,每年迭代更新服务产品的力度与频率,在行业内也屈指可数,短短六年间,思维造物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里程碑。

     倘若进展顺利,思维造物今年10月能够过会。

      一旦过会,思维造物就将竞争对手知乎、樊登读书、吴晓波频道等甩在了后面,成功夺得“知识付费第一股”的牌子。

思维造物,融资进行时

      根据天眼查信息,自成立以来,思维造物便获得一线VC的青睐,启明创投、梅花创投、真格基金....2017年D轮融资名单中,也出现了红杉资本中国和腾讯投资的身影。

      在知识付费大潮下,明星机构纷纷加持,也使得该公司一时风头占尽。


      本次招股书显示,思维造物本次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10.37亿元。

      股权结构方面,思维造物董事长罗振宇直接持股910.61万股,占比30.35%,董事、总经理李天田(脱不花)持股417.83万股,占比13.93%。

      另外,由罗振宇控股的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杰黄罡持有思维造物股权16.26%目前,罗振宇通过直接、间接方式持有公司共计46.61%表决权。

思维造物的股权结构图

      可见,罗振宇创办的公司股权架构,远比当初罗辑思维的更为复杂和多元。

      但今时不同往日,今天的罗振宇把公司的控制权牢牢的把握在自己手里。

      毕竟,当初罗振宇在罗辑思维的困境,是感觉自己贡献与回报不成正比的不服气。

      但如今,罗振宇通过直接持股与间接持股,牢牢掌握着思维造物公司的控制权,成为思维造物的实际控制人。

       而且,这与他当前对于思维造物的重要性与贡献度基本一致。

       从而达到了均衡:自己满意,别人也无意见。

       这样的股权设计,使得在公司治理层面,为公司的稳步发展奠定了基业长青的根本基础。

知识付费的春天来了?

       思维造物股权架构的清晰合理,对上市成功而言,当然也是一件好事,因而“知识付费第一股”或许即将到来,但“知识付费的春天”到来了么?

      恐怕言之过早。

      毕竟知识付费,面临着几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横亘在发展道路之前:

      第一,知识付费风口的衰退

      无论是早期的罗辑思维,还是现在的“得到”,买了课程的人,最多的评价就是,浅显、入门。包括“每天听本书”,半小时真能搞定一本书吗?

      实际上往往是,解说者个人的理解能力就是你这门知识的全部上限。

      而且仅仅只是听的话,没有自己的主动输出与实践练习,也只是看上去很努力,做的确是无用功。

      毕竟,学习这件事,没有人可以真的为你省力气,真正的深度学习、系统学习必须是亲力亲为,自己下功夫的。

      对知识付费的风口的批判声中,这一点尤为发人深省。

      第二,流量掠夺者,短视频的巨大冲击

      对文化知识传播最大的冲击是自媒体;对知识付费最大的冲击,是短视频。

      抖音快手在中国的风行,TikTok在全球的风靡,不是偶然的。

      事实上,对绝大多数人来讲,听书、学习,远没有短视频来的畅快。

      知识付费的风口才兴起没几年,就受到了短视频的挑战,知识付费与短视频能否有效结合?无疑是一个需要面对的新课题。

      第三,公司对单一IP的依赖性很强。

      比如,罗振宇是“得到”的最大IP品牌。依赖,是显而易见的,虽然近年来公司也在尝试“去罗振宇化”,请了一大帮老师,但老师可以更改,产品和品牌的转型拓展没那么容易。

      过度依赖单一IP或产品在任何行业都存在巨大风险。

      毕竟,仅凭一个人若能决定公司的命运,公司的护城河很难建立起来的。

      第四,成本局高与利润下滑的风险。

       对于思维造物来说,"得到App"的另一种依赖是对知名讲师的依赖,这是它收益的重要来源,但也是它高成本的重要原因。

       罗胖愿意支付给薛兆丰、刘润高额的分成,但薛兆丰、刘润是不是可持续的,“得到”能否持续不断地找到新的薛兆丰、刘润?

      成本的增幅会不会超过营收和利润的增幅? 无疑也是一大难题。

结 尾

      然而,不管怎么说,罗辑思维、得到App引领了中国的知识付费,也必定有利于激励更多的知识创造者带来更多好的作品。     

      但作为“终身教育第一股”,思维造物能否经得住资本市场的考验,能否克服发展难题,是留给思维造物自己的课题

      而作为知识消费者,也不应有“知识焦虑”,而是要不断地主动完善知识结构并学以致用,才能让这些知识服务商所提供的终身教育解决方案,真正在自己身上发挥作用。

      就像胡适说的:“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步有进一步的欢喜。”

      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终身教育的目的,才能让知识付费的生态环境进入到正向循环,达成各方的利益共赢的均衡状态。

(图片来自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End—



分享到:
在线客服
 
 
——————
热线电话
0571-86836836
173-6455-3652
website 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