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独受好评,纪实剧意义何在?制作时也要小心侵权风险!

发表时间:2020-10-10 10:38

  3月份官宣,4~5月份陆续开始拍摄,10月份播出,重点抗疫题材时代报告剧《在一起》正在创造着电视剧的另一种可能。10个单元故事,每个故事2集内容,一共组合成为20集的电视剧《在一起》,内容涉及到这次“抗疫”期间各行各业真实的人物和故事,还原小人物在大环境下平凡善意的举动。豆瓣开分8.5分,如今一路升至8.9!


时代报告剧:纪实剧的第三波风潮

      今年年初,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剧司提出“时代报告剧”的概念,作为电视剧产业在新时代下类型创新的产物。“时代报告剧”指以较快速度创作、以真实故事为原型、以纪实风格为特色的电视剧作品。

      通过查阅资料发现,事实上,在中国电视剧的创作之中,类似“时代报告剧”的创作思潮已经出现过两次:第一次,20世纪五六十年代电视直播剧时期的电视报道剧,如《党救活了他》(1958);第二次,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纪实剧,如《永不凋谢的红花》(1979)、《长江第一漂》(1986)、《长城向南延伸》(1989)、《有这样一个民警》(1989)、《赖宁》(1990)、《好人燕居谦》(1991)、《九一八大案纪实》(1994)等。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戏剧影视文学系主任李胜利认为,只看表面,“时代报告剧”是一种新文体;但究其实质,它类似于文学中的“报告文学”,类似于国产剧发展历史中的“电视报道剧”或“纪实剧”,以相对纪实的艺术手法及时反映当前的社会生活,传情达意。

      从总体来说, 当前的“时代报告剧”是纪实剧的第三波风潮。当然,与前面的电视报道剧或纪实剧相比,其在命名中更强调了“时代”,形式上更推崇单元剧。



“单元化”联合创作:重大主题创作的创新

      单元剧的概念其实并不新颖,诸多早期的中国长篇电视剧都采用了单元剧的范式。这类作品,用一集或几集去讲述一个故事,一个故事就是一个单元,多个故事构成了一个剧集。近年来频出的“注水剧”让观众对长篇连续剧的期待值不断下跌,单元剧这样短小的叙事结构似乎与当下观众的需求更加契合,近两年网络平台的悬疑剧集又让单元剧这一类型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

      20世纪80年代中期推出的《西游记》就有很强的单元剧属性;90年代前后《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少年包青天》等剧,当时就被称为系列连续剧;近两年上映的《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等电影也是采取了单元剧的形式。


(素材来源于:新浪微博@cheer旭)


      单元剧的形式不仅能为观众提供随时进出剧情的自由,在电视剧制作上费时相对较少,对主创来说还可以更加精细地研究创作提高作品质量。以《在一起》为例,张黎、沈严、刘江、汪俊、滕华涛等国内一线电视剧导演拍摄,加上徐速、秦文、高璇、任宝茹、冯骥等国内一线编剧创作剧本,雷佳音、杨洋、靳东、黄景瑜、倪妮、蒋欣、张静初等演员出演,堪称“神仙阵容”!与连续剧相比,单元化的剧集可以在团队协作的基础上更快、更全面、更高质量地反映时代生活。


民法典时代,改编真人真事小心侵权风险

      虽说《在一起》以抗疫期间各行各业真实人物、故事为基础,展现疫情下全民互助、共克时艰,但毕竟故事改编自真人真事,还是应当注意侵权风险。

      影视剧名誉权侵权,尤其是关于真人真事改编影视剧的名誉权侵权的相关规定,散见于不同位阶的法律、行政法规、规范性文件之中,《民法典》、《电影产业促进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电影剧本(梗概)备案、电影片管理规定》、《电影剧本(梗概)备案须知》等法规文件之中。

      改编自真人真实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前,遭到原型药侠陆勇的炮轰,陆勇在其个人微博里声明他没有授权制片方拍摄电影,对于对其形象的改编也十分不满。这在当时极为轰动,改编人物原型是否需要获得授权也在当时引起了一番热议。



      《民法典》第1024条规定,民事主体享有名誉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侮辱、诽谤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名誉权。名誉是对民事主体的品德、声望、才能、信用等的社会评价。该法第1026条则规定了行为人需要尽到合理的核实义务,例如对内容来源进行可信度调查,对内容的时限性进行复核,并合理预测名誉受贬损的可能性。该法第1027条则规定:“行为人发表的文学、艺术作品以真人真事或者特定人为描述对象,含有侮辱、诽谤内容,侵害他人名誉权的,受害人有权依法请求该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由此可见,依据真人真事改编影视剧的,名誉权侵权的法律风险,是直接体现在了民法典的条文之中的,这也反映了在司法实践中对这种权利予以保护的客观必要性。

      根据广电总局在《电影剧本(梗概)备案须知》的规定:“凡影片主要人物和情节涉及外交、民族、宗教、军事、公安、司法、历史名人和文化名人等方面内容的,需提供电影文学剧本一式三份,并要出具省级或中央、国家机关相关主管部门同意拍摄的书面意见,涉及历史和文化名人的还需出具本人或亲属同意拍摄的书面意见。”

      2019年,著名的舞台剧《严凤英》因改编失实并披露严凤英的隐私,严凤英的家属一气之下将主创人员诉至法庭(案号:(2019)皖02民终1045号)。对于描写真人真事的文艺作品是否可以进行适当改编这一问题,法院审理认为,从文艺创作角度,创作者必然会对创作对象进行适当裁剪、剪辑,使得作品更具欣赏性,而根据真人真事创作的文艺作品,也因为其天然的特点,观众极易认为作品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真实事件。所以根据真人真事创作的作品要严守法律边界,所创作的内容应当基本或大致属实,但是不得擅自披露、宣扬他人的个人信息,否则即使不构成诽谤,也可能构成侵犯他人隐私。



      澜亭律师认为,基于真人真事改编影视剧,难免要涉及原型人物的肖像、姓名、隐私及其名誉权益。这就要求我们在改编影视剧前,最好与原型人物签署书面的协议,针对使用这些权利的具体方式、虚构的幅度、片头片尾能否使用真人姓名及肖像等事宜,与本人进行协商,本人去世的,则要取得近亲属的书面授权为佳。影视剧作品虽与文学作品不同,但影视剧作品却从小说、剧本等文学作品衍生而来,且影视剧作品的传播更加广泛,因此,影视剧作品更要严格把控名誉权侵权的潜在风险。

      实践中,很多影视剧为了达到较好的商业传播效果,取得更好的票房收入,往往对真人真事进行大幅度的改编,甚至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很多名誉权侵权争议也由此而产生。澜亭律师建议,基于真人真事的影视改编,还是需要在一定的限度内进行。受限于原型人物名誉权和隐私权的保护,同时根据我国《电影促进法》第十六条规定,电影不得含有下列内容:(七)侮辱、诽谤他人或者散布他人隐私,侵害他人合法权益。因此,依据真人真事进行影视作品改编的过程中,应当注意改编的限度,在充分尊重客观事实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创作和改编,同时避免出现:侮辱、诽谤原型人物;贬损原型人物名誉;披露或映射原型人物隐私等可能导致原型人物社会评价降低的情况发生。避免出现侵权情形或引发争议。



结语:民法典时代,立法已经将名誉权等人格权益的保护,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影视剧从业人员作为文艺工作者的一份子,更应当在法律的框架内从事影视剧的开发、孵化、摄制等各项工作,尊重原型人物的名誉权,也应当是题中应有之义。




分享到:
在线客服
 
 
——————
热线电话
0571-86836836
173-6455-3652
website qrcode